“伪娘”盛行的审美喜悦与社会隐忧
http://www.guoyang114.com  2012-04-16 12:49:10  网络

湖北武汉一群在校男学生创建“爱丽丝伪娘团”,由男生反串女生表演。据悉,舞团招新对团员要求严格,“腿要又细又长,个子不能太魁梧,脸要长得秀气俊俏。”伪娘团经过演出后,在高校里走红,商演接连不断,每人的出场费为500元。(《武汉晚报》4月9日)

有人感叹,这个时代的娱乐,男人像小沈阳走女人的路,女人像春哥走男人的路,才“潮”,才能吸引眼球,才能出名。实际上,小沈阳也罢,武汉高校的“伪娘团”也好,台上是“女人”,台下是“纯爷们”;古代的花木兰也罢,超级女声李宇春也好,“爷们”的声音与表演,实际生活中还是女人,我们并不需要怎么担心,既不需要发动一起浩大的“娱乐战争”,更不需要上纲上线到性别角色的社会争论。

法国符号学家罗兰·巴特对流行符号有经典的论述:“流行像一部保持意义却并不固定其意义的机器一样,永远是一种既失落意义,又确实具有意义的悖论性事物。它是人类自持有能力把毫无意义的东西变成有意所指的一种景观。”“伪娘”成为一种当下的社会流行时尚,引起争议本就在预料之中,它具有意义,同样也失落意义。

具有意义,主要是审美的角度。“伪娘”的公开亮相,甚至有从“纯爷们”时代到“伪娘”王朝的趋势,是因为它满足了大众求新求异的猎奇心理,而由此引起的消费欲望又进一步推动了其蹿红。“伪娘”目前的活动领域,还局限在大众娱乐的文艺范围内,它的出现本身是一种创新精神的体现,为大众提供了另一种娱乐方式。媒体对“伪娘”的报道,观众觉得的“有趣”,本身说明我国文艺的自由度在增加,说明社会舆论对新鲜事物已经表现的越来越宽容,大众审美的包容性也越来越强,多元的审美观已经开始生根落地。

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,每一个人、每一个群体都有权去表现和宣扬其认同的美的标准,但不应该将自己的标准强加到其他人、其他群体的身上。现在有不同的声音,总比过去“无杂音”要好。观点的碰撞,可以激发思维方式的改变,可以增加社会的宽容度。每一种新生事物的出现,带来不同的声音,正好符合民主进程的规律,是对民主意识的一次洗礼。

然而,“伪娘”的盛行,也有失落的意义。一方面,“伪娘”娱乐毕竟只是一种浅层的快感消费,快餐式的文化与瞬间的笑声掩盖的是社会的浮躁,背后转型社会人们普遍具有的精神危机与压力,在“伪娘”盛行的同时,我们不能忘了社会的人文关怀,不能忘了人们精神家园、灵魂栖息港湾的建构。

虽然艺术本真与生活的本真在形式上是有区别的,但艺术本真的存在,与一定时间和空间里的生活本真是有联系的,当下的“男孩危机”已经让很多人开始担心。其一,“伪娘”的艺术本真可能影响生活本真,“伪娘”将舞台上的装扮成瘾带到私人生活的可能性,不得不防。其二,两性人格的许多方面,是通过各种文化中的性别行为模式的学习、模仿和认同后形成的,娱乐现场、大众传媒的报道,让处于成长期的青少年可能疏于对背后信息做深入地分析,只肤浅地对其中的表面现象进行认可、认同和模仿,就会真正伤害青少年健康性别意识的形成。

因此,面对“伪娘”文化的盛行,我们既不应该一棒子打死,让其从艺术本真中消失;但在政策上,也不应该任由其盛行,必须拿捏好宽容的限度。作为传播平台的娱乐现场、大众传媒,更不应该忘记了自身的社会责任,不能“娱乐至死”,应该自觉地加以引导和说明,担负起教育的责任。

> 相关报道:
  百度推广
Powered by bet36备用网址www.cefcn.com  © 2002-2018
Copyright 2010-2012 bet36备用网址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皖ICP备09015033号